强行给妻子拍片   另类笑话   点击:加载中
强行给妻子拍片 突然有人闯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叶咏聆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几乎跳起来。   我手中拿着手机,毫不犹豫的按下了连拍键。咔嚓咔嚓的拍照声和闪光头闪烁的白光直打在叶咏聆的脸上。   「不要!不要拍啊!!」叶咏聆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阻止我,但是被褪到她膝盖处的黑色蕾丝内裤却像毒蛇一样缠住了她的膝盖。叶咏聆几乎哭出声来,捂着脸夹紧了双腿。   她水盈盈的小穴一紧,粉色跳蛋被压了出来,一连串水珠滋溜滋溜像尿出来一样呲的地上湿了一小片。   「啊啊啊……别看……别看……呃呃呃啊…………」叶咏聆捂着私密的地方在沙发上蜷成一团,不断地发抖。   我快步走到她身前,捧住她的脸强迫叶咏聆看着我。   「阿……阿信?你……你为什么……」叶咏聆的下巴被我捏在手里,用哀伤而又惹人怜悯的眼睛看着我,正如叶忠文死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她的眼神一模一样。   我心中一酸,咏聆一直以来待我如同亲弟弟一样,温柔可人照顾有加,想到这里我就有些要放弃的意思了。可是我随即意识到,想要掀倒何晋仇这摩天大厦,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心慈手软。   「咏聆姐,一个人做游戏就这么有意思么?」我恶狠狠地笑着,将手机上的照片亮在她眼前。   照片上的叶咏聆妩媚的像一株罂粟花,仿佛只要看上一眼就会上瘾似的。精致面颊上飞溅的红云,微张小口中待吻的娇舌,纤细手指间奢靡的粉红色淫具和注满了欲望琼浆的蜜穴,无一不让人心旷神怡。   叶咏聆真是一个绝顶尤物,我暗暗赞叹,这就像在树上熟透到几乎要掉落枝头,却只被人浅尝了一点果皮的鲜美果实。只消咬上一口,满口香浓的浆液和滑嫩果肉就会让人飘飘欲仙。   叶咏聆连忙扭过头去,眼中的水雾一下子凝成了晶莹的水滴滑落了下来。因为羞耻,她紧紧地咬住了嘴唇,浑身发抖。   这个女人从来都不会争抢……我原以为她会出手抢夺我的手机,所以早早的做好了闪躲的准备,可是她没有。叶咏聆就只会是逆来顺受的,令人怜惜的那种姑娘……   「阿信……为什么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叶咏聆一边流泪,一边失神的看着一旁。   我庆幸她没有看我的眼睛,因为如果是那样也许我就没办法坚持下去了。   「因为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我忍不住要留个纪念呢!」我哈哈一笑。   说到这里,叶咏聆扭过了头,她仰着头看我,「真……真的么……?」   我被她问的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实在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因为我之前的那句话仅仅就只是为了在精神上折磨她的羞耻感而已。可是她却……   难道我的算盘打错了?为什么我看到咏聆哀伤的眼睛里竟然闪烁出了一丝喜悦?   这丝喜悦让我如此不安,以至于我开始变得粗暴起来,试图掩饰自己的摇摆不定。   「一个人玩不觉得太没意思了么?让我陪陪你吧。」   一边说着,我一边将手探到了她的身下。叶咏聆「啊……」的一声惊叫,连忙去拉我的手腕。可是小女人的力气如何能憾的动我的手?   两根手指顺着滑溜溜的阴唇就钻入了叶咏聆的阴道里,大出我意料之外,叶咏聆下面紧的连两根手指都很难活动起来。如果不是她把自己弄得春水四溢,也许我的手指连探都探不进来。   叶咏聆在我侵犯到她里面的时候浑身一僵,拉我手腕的玉手也没了力气。   「哈啊……哈啊……阿信……你不可以……啊嗯嗯……我……我是有丈夫的人了……哦啊!你……不能对我……呜呜呜呜…做这种事情…啊啊啊!」   咏聆整个身子随着我的戳弄上下起伏着,口中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哀求。原本在我胸口推挤着我的小手却在不知不觉中勾上了我的脖子,看来她真的早已是欲火燃身了……   咏聆的阴道在强烈的快感释放中蠕动起来,手指得到了更多地活动空间,我一把将她揽入怀里,更加用力的开始指奸怀里的玉人。注满了阴道的淫水在强力的抠挖下噗呲噗呲的被手指插出了小穴,咏聆大声哀叫起来,扭动个不停,一对饱满的如同蜜桃一般的美臀正好在我肉棒上磨个不停,让我着实硬了起来。   「唔啊啊!!哦哦……阿信……不可以了…哦哦哦…呜呜……老公!……对不起……不行……啊啊……对不起呜呜呜……老公……我受不了了……呜啊啊……停……啊啊啊啊!!!」   咏聆哭喊着,一只手抓紧了我的衬衣,浑身痉挛起来,下身有如喷泉一般一股子琼浆正打在我手心之中。   看了看瘫软了的咏聆,我把她往沙发上一丢,然后就去解腰带。我下面已经硬了个结实,现在只想好好的品尝一下这世间少有的鲜美。   原本全身都软成一滩的咏聆一见我的动作,挣扎着支起身子,拖着双腿往后直缩。   「阿信!我平日(淫色淫www.wo688.COM)待你不薄……你怎么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我……我……我……」   咏聆哭着,用脆弱的仿佛能在地上摔成碎片一般惨痛的眼神看着我。我的欲火一下子消减了一大半,理智也重新控制了自己的身体。   「咏聆姐,我帮你好好地快乐了一次,你不觉得应该回报一下么?」我放弃了侵占她死守的贞地,采取了迂回的方式。   看到我没有用强的意思,咏聆似乎松了一口气,「……那你……你想……怎样……」   「投桃报李嘛,你也帮帮我就好了……不过当然是要用嘴,不然可不好收拾啊。」   咏聆捂住了小嘴,另一只手还不忘穿回自己已经湿透的内裤,「阿信……我是你的干()姐姐……而且我已经结婚了……」   「上面的嘴还是下面的嘴,你自己选。」我露出冷冰冰的样子说道。   叶咏聆不是不会反抗,但是骨子里的柔顺性格让她最后还是屈服了。她不敢叫,外面全是人,如果她不怕被人看见的话从一开始我也不可能得手。当最后的贞操(淫色淫色wo688.com)受到挑战的时候,她或许还能咬牙一拼,可是只要给她一条退路,咏聆还是会乖乖妥协。   「好……好吧……」   她俯下身子,一双手就好像对待什么圣物一般捧起了我高昂的肉棒,然后认命一般闭上了双眼。咏聆长长的睫毛抖动着,慢慢将脸靠上来,一直将肉棒引到了娇艳的唇边。这个奴性十足的动作看得我血脉喷张。叶咏聆啊叶咏聆……为什么拥有你的会竟是那样一个狼犬一般的男人……我在心中重重的叹息着。   「啊呜……」   咏聆一口将龟头含到了嘴里,满盈盈的用舌头用力裹住了尖端。刺激的感觉一下子就窜了上来,肉棒大了整整两圈,噎的咏聆猛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哈啊啊……哈啊…………」   「好好舔!」我用手按着她的脑袋说。   「是……唔唔…………」咏聆二话不说,连忙又一次含上了我的下身。   咏聆的脑袋卖力的前后耸动,一头乌黑到发亮的秀发随着她的动作舞动着。   每当我戳到深处,她的喉咙里就会发出仿佛哭泣一样的呻吟声。一对眉头紧锁,可爱的鼻息烘的我没插进去的肉茎暖暖的。   「含深一点!」我命令道。   「呜……是……」咏聆含糊不清的应到,又张开了一点喉咙,努力将三分之二的肉棒都纳入了小口之中。   「全含进去!」   「呜呜!唔唔唔……」咏聆睁开眼睛抬眼看着我,眼睛里全都是哀求,她已经到极限了。眼波流动,满满的都是恐惧,生怕我用强直插到她喉咙里面。   我在欲望和理智的边缘挣扎了很久,最终放弃了折磨她的念头,松开按在她头上的手。如蒙大赦一般的咏聆连忙将口中的硬物卖力的吞吐起来,每一次都像是要讨好我一样尽可能的含进去、再含进去。   咏聆努力地服侍着我,脖颈上都泌出了一层细汗。可是她不仅没有放慢速度,反而舌头更卖力的吸吮着。我扭头看了一下表,原来午休结束了,上班时间已到,她是怕有人突然进来看到这一幕。   我不是不怕有人看见,可是这种情形实在是这辈子第一次经历,我是欲罢不能。   咏聆吐出了我的肉棒,大口的喘着气,伸出舌头用力的在我的卵丸和各个角度舔弄着。   「阿信…呜啊…阿信!出来啊……快出来……唔……时间……时间到了啊啊……」咏聆一边舔,一边带着哭腔哀求着。   「不行,还差的远。」   「……你……你到底要我……要我怎么样……」   「把衣服脱了。」我说,「嘴里的鸡巴不许吐出来!」   咏聆已经急得快要哭了,她时不时的用惊恐的眼神向办公室的门看去。听我说到这儿,她别无他法,只得伸着雪白的脖子含着我的龟头,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当那身宽松的贵小姐套裙落地之后,咏聆雪白光滑的脊背就亮在了我的面前。   充满韵味的黑色蕾丝内衣与纯净的肤色形成巨大反差。我伸手从她后背的凹陷处抚摸下去,叶咏聆被我摸得浑身发抖。   「想要我出来,这么停着什么时候才能完?」   「唔嗯嗯……呜呜……」咏聆闻言立刻又开始耸动,她双颊凹陷,眉间愁苦,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我缴枪投降。   何晋仇的妻子现在就跪在我的胯间,用尽招数来讨好我,然后被我在嘴里毫不留情的射出来。想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了。   抱住咏聆的头,我猛抽了十多下,插得叶咏聆跪在那里双眼翻白嘴角直泄白沫。   射出来了,在叶咏聆喉咙里喷射着,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大股大股的精液像开闸洪水一般泄了出来。   浓浓的乳白色精液灌满了咏聆的口腔,然后她哭叫一声从嘴角喷了出来,肉棒继续耸动着,将精液射了她一脸,又溅到了她头上。   咏聆伏在地上干()呕了好几下,然后一点一点的将嘴里的精液挤出来吐掉。粘稠的液体顺着她的额头和脸颊流淌着,将她的秀发染得斑斑点点。   我没有再恶言相向,而是用手巾开始替她清理脸上的秽物和头发上的精液。   咏聆红着眼睛看我,露出了不知所措的样子,任凭我给她轻轻擦拭着脸颊。   「咏聆姐,你恨我么?」我轻轻对她说。   叶咏聆看了我很久,最终摇了摇头。   「你真的好美,我被你深深吸引了……可是你已为人妻,我心中难平,所以才……」我编着好听的话语,希望事情能向我期望的方向发展,「对不起…………」   果然,咏聆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双臂抱住了我。   「阿信……你不是坏人……我知道……可是我是有丈夫的人……难为你了……」   这个女人真是善良,也是个什么时候都会为别人着想的傻女人……我这样利用她,真的可以么?   我的良心责问着我的所作所为……也许我永远也找不到答案。   一切归于平静。当有人来找咏聆递文件的时候,我们两个已经收拾好了一切,相对坐在了办公桌前。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发现她脸上的一片红晕,倘若能俯下身子观察,还能看到她下面濡湿的丝袜和内裤。   「咏聆姐……何总对你不好么?」我看着桌子后面的咏聆,忍不住问。   叶咏聆眉头紧锁,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摇了摇头。   「老公他……很少真的和我上床……」   「为什么?」我一边问,一边祈祷能够听到想要的答案。   「晋仇……不想要孩子……所以他从来不用正经的方式和我做……」咏聆小声说。   我兴奋地用力在桌子下面捏了一下拳头。没错了!就是这个答案!如果何晋仇放着这么可口的女人都不吃,就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叶忠文不是什么都没在身后留下!   叶忠文留下的一定是:隔代的财产继承权遗嘱!!而且还是禁止监护人支配的那种由专属律师负责的财产继承权!!   所以何晋仇为了不让带着叶氏血脉的孩子出生,才不碰叶咏聆的!   「咏聆姐,你为什么对何总这么顺从?他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的。」我说。  叶咏聆委屈的理了一下头发,「我已经是他的人了……又能怎么样呢?」   说到这儿,我已经没什么可对她说的了。咏聆已经认定的事情,又怎么能是我一两句话能够劝解的了的呢?   「咏聆姐,我有件事想求你。」我没有忘记当初来这儿的目的。   咏聆强作了一个温柔的微笑,「阿信……你说吧,我帮你。」   「你能不能把机票的座位帮我安排一下?」我斟酌了一下。   「可以啊……你想怎么安排?」   「我想和幼彤坐一起……」   毫无保留的,我把想要的那个机票安排对咏聆和盘托出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可以信任她,这个女人……我穷尽脑汁也没办法想象出她在背后害人的样子。   「你喜欢幼彤?想要追她?」咏聆露出了一丝暧昧的笑容,这个笑容在她那里显得那么妩媚。   我点了点头,「怕语霜捣乱啊,所以想让你帮我把她俩错开。」   咏聆点了点头,「交给我吧……我来给你安排……」   「谢谢,咏聆姐。」我对她笑了笑,起身欲走。   「阿信……」   咏聆突然在背后怯生生的叫了我一声,我回过头去看她。   「我叶咏聆已经有丈夫了,所以没办法给你太多什么……已经如此了……你想要的,我能给的我都会给你……可是,你不要欺负幼彤,她还是个小孩子……她如果喜欢上了你,你要好好对她……」   我看了她很久,然后点了点头。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欺骗,毕竟我不知道今后的事情会向什么方向发展下去。   「还有……以后……就叫我咏聆吧……我……也只比你大一岁而已……」咏聆继续说,脸上露出了一股细不可查的小小娇嗔模样。女人,似乎都不想让自己显得年龄大啊……   「咏聆。」我看着她,叫她。   叶咏聆失神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就任凭我走掉了。   在我关上门离开的时候,隐约看到,她脸上有泪珠滑了下去。   嫁给没有感情基础的丈夫,独守空房。从来不曾真正体验过情爱的可怜女人,听到我的告白,又会是怎么样的一汪春情与贞洁的交战?   我不是女人,我不懂那滴泪水的含义。但是我知道,我和咏聆之间的事情,天堂地狱,仅在一线之间。   因为她的男人,叫做何晋仇。
上一篇:血脉沸腾的奸淫 下一篇:奸淫刘红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