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英烈谱--临沂城防图作者不详   另类笑话   点击:加载中

           沂蒙英烈谱——临沂城防图


字数:68018字
TXT包:   (66.04 KB)   (66.04 KB)
TXT
下载次数: 433


CHM包:   (237.3 KB)   (237.3 KB)
CHM
下载次数: 184






                 1

  临沂专员公署兼保安司令部里,王洪九暴跳如雷。因为他发现,临沂城防图被人偷走了。他知道是谁干()的,因为除了他,也只有他的机要秘书兼情人闫秀玲才能进到这间密室里来。他想起闫秀玲那娇滴滴俏模样和做爱时那火辣辣的激情,真是不寒而栗。想不到自己的身边睡了这么个定时炸弹,自己能活到现在,真是万幸。

  王洪九打电话叫来侦缉队长老黑,命令他立刻秘密逮捕闫秀玲,严刑拷问,限期追回城防图。

  地下党没有考虑到敌人这么快就会发现城防图失窃,所以闫秀玲还没来得及撤退就被捕了。

  闫秀玲太美丽了,平时老黑就对她垂涎欲滴,对她有着强烈的虐待感。只是因为惧怕王洪九,一直不敢染指。如今机会来了,老黑怎肯放过她?所以她被逮捕的当天夜里,老黑就和特务们就轮奸了她。

  闫秀玲被捕的当天夜里,几个特务把闫秀玲带进审讯室,七手八脚的剥光了她的衣服,特务们用两道绳子把闫秀玲的上身紧紧绑在木床上。真是一个尤物啊,老黑暗赞,要不是为了口供,这样的美女是应该独自享用的,但是今天老黑不得不对这迷人的玉体下毒手。老黑两手各握住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来,触感柔嫩丰满,软中带轫,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乳头,揉捻旋转。老黑低头探出舌尖,由左乳的下缘舔起,一路舔过乳房浑圆下部,舌尖挑弹乳头数下,再用力吸了几下才放开,之后再张开大嘴将大半个白嫩的左乳吸进嘴里,舌头又吮又吸,又啮又咂着被含在他嘴里的乳头,左手仍不停揉捏着右乳。本来诱人胸罩里的巨乳不停地变形,使老黑的肉棒翘得更向上了。

  闫秀玲那两条洁白的大腿根部又黑又亮的阴毛长得很密,老黑用左手拨开她的阴毛,找到那两片红红的阴唇,经过刚才的轮奸似乎没在她的阴部留下过多的痕迹,两片红红的阴唇还是紧紧地并贴在一起,紧紧盖住了那个令人欲仙欲死的桃源洞,老黑翻开那两片红红的阴唇才发现,一股透明的粘液已湿润了两片大阴唇下的仙女洞,老黑知道那肯定是刚才电刑时从她阴道深处分泌出来的阴液,老
  黑笑着将左手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口刮下一层透明清亮的粘液走到她的头侧将那透
  明的粘液涂抹在她那秀丽的俏脸上淫笑道:「闫秘书,原来你这么骚啊!」旁边的打手吃吃地笑起来。闫秀玲俏脸一红尖骂道:「无耻」。

  老黑拉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脸又转过来,「无耻,怎会呢!」说着,淫笑着用舌头舔掉她睫毛上的水珠再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道:「看你能撑多久。」
  「呸、呸」闫秀玲似乎是想呕掉老黑粘在她唇上的口水,老黑阴笑着道:「闫秘书,用不着这样,你以为你还是处女呀,骚逼都不知道被王司令干()了多少次了,都干()穿了。」

  老黑用左手拨开她的阴毛,找到那两片红红的阴唇,经过刚才的轮奸似乎没在她的阴部留下过多的痕迹,两片红红的阴唇还是紧紧地并贴在一起,紧紧盖住了那个令人欲仙欲死的桃源洞,老黑中指顺着由后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停在了隆起的肥美阴阜,手掌接触着柔细浓密的绒绒阴毛,中指往里抠去,但觉神秘柔嫩的细缝非常湿润。他不理会闫秀玲的哭骂,手指仍在肉洞内挖弄着,肉洞开始流出蜜汁一直流到屁股上,老黑翻开那两片红红的阴唇,发现一股透明的粘液已湿润了两片大阴唇下的仙女洞,老黑笑着将左手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口刮下一层透明清亮的粘液,将那透明的粘液涂抹在她那秀丽的俏脸上淫笑道:「闫秘书,原来你这么骚,在想男人啊?」旁边的特务吃吃地笑起来。闫秀玲俏脸一红,尖骂道:「不要脸!我要到司令那里去告你!」

  「我这人就是不要脸,那你去告吧!没有司令的命令,我他娘的敢动你吗?!」
  他把两个手指硬生生地插入闫秀玲的阴道内,然后在里面抠挠起来,最后整支手随着阴道内插了进去!闫秀玲阴道被残酷的张大,疼的闫秀玲尖叫起来。
  老黑淫笑着,转到闫秀玲的下体撑开处,两只手拨开阴毛,扯开两片阴唇就将嘴贴上去,将舌头探入她的阴道内。先是舔吸她的两片小阴唇,接着,舌头便伸入她的阴道。

  「畜生,狗- !——」闫秀玲扭动着下体,恶毒地尖骂,老黑的舌头在她的阴道内又吸又舔时而平进时而左右轩转动,老黑的鼻尖则紧紧抵压在她两片大阴唇上方皱壁结合处剥出来的那粒透明的小肉芽上,老黑退出舌头舔着她两片大阴唇又小阴唇之肉的嫩肉接着又含起两片小阴唇轻轻扯咬,闫秀玲停止了尖骂扭动得再更历害了,老黑再将舌头从她的阴道口顶进去,这一次老黑的舌头遇到了阻力,闫秀玲的阴道在老黑的刺激下再一次兴奋了,虽然她的意志力坚强,但是生理上她还是不能控制的,老黑加快了舌头的抽插,鼻尖一次次磨擦她的阴蒂。
  「哦——哦——」她的鼻子里发出一声声轻轻的呻吟声,不久一股阴精从她阴道深处喷了出来。

  老黑站起来,看着闫秀玲羞红的脸道:「闫秘书,真骚啊,不过你的阴道可真漂亮!」挺着又紫又粗又硬的阴茎压在了闫秀玲身上,用大腿压住她的两条白腿,呼地一声就将整根粗长的阴茎全捅进去,带着一声『噗——滋「的声音,阴茎全没入闫秀玲的阴道,大力的抽插起来。他的睾丸撞在闫秀玲的两片阴唇上,发出一声声迷人的:」噼啪噗嗤「的撞击声。

  闫秀玲淫水飞溅,一股股的清亮粘液从两片被顶开的大阴唇和阴茎的空隙间流挤出来,一滩一滩地滴在刑床之上,老黑猛地一声暴喝,全身一抖,屁股猛地一挺,紧紧搂抱着闫秀玲的玉体,一大股的精液狂喷入她的体内。

  老黑从闫秀玲身上退出阴茎,其余的看守们早已性欲高涨,见老黑完事,便一拥而上。一名高大的特务捷足先登,他扳住闫秀玲的两条嫩腿将长长的阴茎插进去,一次次攻入她的玉门。看守压在闫秀玲身上,疯狂的抽插着。闫秀玲痛苦地流汗、流泪、呻吟、抽泣、挣扎、和咬牙咒骂。那特务充耳不闻,继续从容进行余下的事情,下体挺动着,又旋又撬又转,一次次将阴茎送入闫秀玲阴道深处,闫秀玲两只雪白的尖乳,随着他抽插的节奏,呈水波样晃动着……,终于在尖叫中射了精。

  另一个特务不等闫秀玲喘口气,接着又扑了上来,用他的肉棒顶住洞口,一手抓住闫秀玲的乳房揉着,一手扶住肉棒,猛一挺身,进入了闫秀玲的身体。闫秀玲的阴道内已经又红又肿,而且腿被劈的太开,下身的肌肉都绷的紧紧的,坚挺的肉棒插进来疼的闫秀玲浑身出冷汗。这个家伙,一进入闫秀玲的身体就象一头野兽一样,疯狂地抽插,足足折腾了半个多钟头才在闫秀玲身体里射了精。
  ……

  看着闫秀玲被轮奸的死去活来的样子,老黑感到很过瘾。他淫笑着转到闫秀玲的下体撑开处,两只手拨开阴毛扯开两片阴唇就将嘴贴上去,将舌头探入她的阴道内。舌头先是舔吸她的两片小阴唇,接着的舌头便伸入她的阴道。

  老黑站起来,看着闫秀玲羞红的脸道:「闫秘书,真骚啊,不过你的阴道可真漂亮,我想我的手下很愿意再为你服务一次的。」老黑挥了挥手,两名打手早已挺着又紫又粗又硬的阴茎压上去。

  一名打手摁住她的两条白腿,「嗬」地一声就将整根粗长的阴茎全捅进去,带着一声『滋——啪「的声音,打手的阴茎全没入闫秀玲的阴道,他的睾丸撞在闫秀玲的两片阴唇上,旋际,刑室中传出一滑溜溜的撞击声。

  淫水飞溅,一股股的清亮粘液从闫秀玲的两片被顶开的大阴唇和阴茎的空隙间流挤出来,一滩一滩地滴在刑床之上,打手猛地一声暴喝,全身一抖,屁股猛地一挺,紧紧搂抱着闫秀玲的玉体,一大股的精液狂喷入她的体内。

  「啊——啊——」刑床上的闫秀玲狂扭身体,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打手从闫秀玲身上退出阴茎,接着另一名打手扳住闫秀玲的两条嫩腿再一次将阴茎插进去,打手爬上闫秀玲的玉体将长长的阴茎一次次攻入她的玉门,打手压在闫秀玲身上,下体挺动着又旋又撬又转,一次次将阴茎送入闫秀玲阴道深处,闫秀玲两只雪白的尖乳呈水波样晃动着,终于在打手和闫秀玲两声同时的尖叫中,打手射了精而闫秀玲在达到高潮后昏了过去。

  一个看守扑过来,一个……两个……三个……整整一夜,他们就这样轮流的奸淫着她……

  闫秀玲那仰躺着的玉体布满了汗水,下体那迷人的仙女洞张得开开的,露出里面又红又嫩的皱肉,两片赤红阴唇的周围,黑亮的阴毛被污物粘成一络络的,雪白的屁股下面刑床上是一大滩白色的精液。


                 2

  残酷的刑讯拷打已经很长时间了,闫秀玲所受到刑罚是惨绝人寰的。先是皮鞭抽,接着是拶指,再往后是用铁钎刺足心和乳头,用烧红的烙铁烫她的屁股,将闫秀玲那雪白的屁股上的油脂都熔出来,但是闫秀玲死不开口。

  老黑将闫秀玲从大字架上解下拖到「T」形刑椅上,将闫秀玲倒吊在刑椅上,将她的两条腿撑开成水平位,细麻绳一圈圈绕在闫秀玲那两条洁白浑圆而细腻的嫩腿上,老黑先是用细铁丝抽打闫秀玲的阴户,直打得鲜血淋漓,那黑而亮的阴毛一片片地被抽打下来,直到闫秀玲昏死,被冷水泼醒后,老黑用裹了布的铁棍猛击闫秀玲的肋部和小腹,打得她口吐鲜血,看样子是打断了闫秀玲的肋骨,但闫秀玲还是抵死不招,老黑没辙,他将盐水倒在闫秀玲的阴部上,接着在闫秀玲的嘶声惨叫中他又拿起一根绕着麻绳子的铁棍,那铁棍大约有二尺长,一寸粗,
  老黑粗暴地翻开闫秀玲下体血肉模糊的两片阴唇对准两片阴唇中间的缝隙狠狠地
  插了进去。

  闫秀玲的惨叫响彻屋际,她凄惨地拼命挣扎惨叫,扭动的身体将刑架挣得咯咯响,老黑竟用全力将铁棍整根插进了闫秀玲的阴道,一阵阵的血水和污秽的液体从那两片红肿的阴唇中侧面流出来,老黑狠狠地逼问了一次,闫秀玲没有回答,老黑扭动深插在闫秀玲阴道深处的铁棍,他一会儿旋转着抽出来,再一次次插进去,下下到底,弄得那闫秀玲死去活来了好几次,但是什么也没得到。

  「用电刑!」老黑戴上绝缘手套,拿起那把长钳子,另一边的一名打手已打开电源。「六十伏!」老黑命令,那名打手将电流升高到六十。

  刑架上呈大字形捆着的闫秀玲两只手握得紧紧的,全身正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老黑笑着伸出左手摸着她的两只高耸的乳峰,确认电线牢牢地粘在她粉红的乳头上,然后转到闫秀玲的右侧,右手慢慢地将铁钳靠近闫秀玲的腋下。

  当长钳接触闫秀玲那细腻白嫩的乳根处皮肤的一瞬间,「啊——」闫秀玲赤裸的身体猛然地弹起来,口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老黑拿开长钳道:「闫秀玲,快说!」看到闫秀玲不答,老黑对打手冷冷道:「80伏」接着老黑又将长钳贴近闫秀玲那平滑小腹上圆圆的肚脐。

  「说不说?」

  「不——啊哎——」老黑将长钳按到她的圆脐内。闫秀玲横呈的玉体凄惨地扭动着,但是绳索紧紧束着她的四肢使她根本不能挣脱老黑的控制。

  80伏的电流在闫秀玲的双乳和肚脐之间流动,闫秀玲嘴里发出一声声短促的锐叫,那是因为电流的刺激使她的气喘息不上的原因。

  老黑残忍地看着在刑床上痛苦挣扎扭动的玉体,闫秀玲的美目睁得很大,四肢僵硬的想向上挣,粗砺的绳索磨破了她手腕和足腕上细嫩的皮肤,她那白嫩丰挺的胸部开始分泌出细密的汗珠,细密的汗珠撞在一起汇顾一道道小水流顺着那坳深而白嫩的乳沟向两侧肋下流下一滴滴滴在铁床上,很快她的裸体便被汗湿透了,散发着一阵油腻的光,秀发也一络络地贴在她秀美的俏脸上,老黑拿开长钳,闫秀玲急促地喘了一口大气软了下来,老黑翻开贴在她脸上的一络秀发,她喘着气俏脸因熬刑而胀成通红,老黑狞笑着贴近她的脸道:「闫秘书,这滋味不好受吧,说出来吧?城防图在哪里?!」

  「不——」闫秀玲愤怒地盯了老黑一眼闭上了眼睛,将头转向另一边。
  老黑再次命令打手打开电流,这一次老黑让他调到100伏。老黑拿着长钳子笑着转到她被撑开的下体。

  一名打手提起了一桶冷水。走到闫秀玲的玉体前「哗」地便泼了下去,接着另一桶泼在闫秀玲的下体。闫秀玲很快便被冻醒,冷得在刑床上直打哆嗦。
  老黑走到闫秀玲前边抓起她的头发道:「闫秀玲,快说。」

  「不——不知道。」

  老黑摇了摇头,再次拿起那把铁钳子对打手道:「100伏。」那名打手将电流调到100。

  老黑狞笑站走到闫秀玲的下体,翻开她的两片紫红色的大阴唇贴在她的两侧腿根上,接着笑着将钳子伸到那两片小阴唇的中间「噗」地一声插进去二厘米。
  「啊——啊——」闫秀玲猛地颤动起来,她的两片大阴唇和小阴唇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分了开来,张成一个圆形的小肉洞,里面的一切清晰可见。

  「说不说?你和谁接头?!」老黑逼问着,并将长钳又向里面插进了一厘米。
  『啊——痛呀——熬——「闫秀玲凄惨地悲鸣着,老黑将长钳向两侧肉壁一张,长钳子的两臂便贴在她的两侧阴道内壁上。

  「啊——啊——妈妈——啊——」闫秀玲痛得脸色苍白痛苦地嚎叫着,她的下体不时地不受控制地挺起,这样更加深了长钳子在她阴道内的深入,这次电了
  足有15分钟直到她的一股尿液喷出了二、三米远老黑才将长钳从她的阴道里拨
  出来,她的玉体马上落回刑床上,无力地喘息着,泪水和汗水将她的秀发散乱地贴在她的脸上盖住了她的如花容貌。

  「说不说。」老黑提起她的头发。

  「——」

  「来人,将烙铁盆抬上来,看来不会点硬的你是不会招了。」老黑将长钳丢到地上,命令打手抬来铁烙盆,接着将粘在她乳头上的电线拉下来。挂在顶上的大灯泡被放下来直到闫秀玲的阴部上方,将闫秀玲的阴部照得雪亮,老黑是铁了心要用烙刑了,但是烙在另的地方即破坏美观也不太痛,老黑决定对她的生殖器用烙刑,这样即很痛也不破坏她的美貌。为了防止用刑时挣扎而破坏用刑事的准头,老黑命令打手将两道粗皮带捆在闫秀玲的腹部下方,另两道绳子分另捆在她两条白嫩大腿的下方处,使她在阴道受刑时能挣不动束缚。

  一切弄好后,老黑命令一名打手将一把长平头钳子塞进闫秀玲的阴道深处,然后撑开,将她的阴道撑成一个圆红的肉洞,里面的一切在灯光照耀下非常的清楚。

  「怎么着,闫秀玲,再不说可要用火烙你的阴道了,那可是一个女人最珍贵的地方啊。」

  闫秀玲的头后后仰着,急促的呼吸使她的胸部不停地起伏着,被汗水湿透的秀发一络络搭在她秀美的脸上,她没有回答一抛头将一束秀发咬在雪白的银牙中。
  老黑知道她是不肯说的了,来到火盆边,从火盆中捡起一根烧得发亮的细铁钎,慢慢走到闫秀玲的下身,老黑的左手捏着那两片被撑开的阴唇,右手慢慢地将铁钎伸进她的阴道中,还没碰到她阴道的肉壁,她的阴道和阴唇便开始抖动起来,老黑停下来道:「闫秀玲,现在说还来得及。」

  老黑狞笑着将烧红的铁钎按在她右侧的阴道内壁上。

  「呜——」闫秀玲哽咽着,赤裸的玉体竭力地挣动起来,两条雪白的大腿巨烈地挣动着,一股青烟从闫秀玲的阴道内冒出来,两名打手连忙死死摁住她的两条大腿。老黑将铁钎拿开,闫秀玲那红嫩的阴道壁上留下了一条黑线。

  老黑将铁钎扔回火盆又取了另一根,再慢慢地伸进去,这一次按在刚才的上方。闫秀玲的挣扎刚刑床弄得各各响「啊——」一声再不能忍痛的惨叫冲喉而出,撕心裂肺。

  老黑转动铁钎将另一侧按在她阴道内的嫩肉上。「啊——啊——」惨叫声痛不欲生。

  「说不说?」老黑将铁钎扔进火中又换了另一根,这一次老黑没烙她的阴道内而是捏住她的一片阴唇,将烙钎插进了她的阴唇,那红色的阴唇被铁钎插进过带起一股青烟,血腥味随之而起,闫秀玲发出的惨叫声传出很远,把树上的鸟儿都惊飞了。老黑抽出铁钎在她的另一侧阴唇上也穿了一个洞,闫秀玲身子猛地向上一挺再一次昏死。

  打手将闫秀玲弄醒,老黑拿起一块方形的烙铁,烙铁烧得通红,不时冒起一颗颗火星,老黑狞笑着将烙铁伸到闫秀玲秀美的眼前道:「闫秀玲,还想尝尝这个?」

  闫秀玲美目中射出惊恐的光,但是还是摇摇头,老黑狠狠地将烙铁按在闫秀玲右侧那只尖挺细白的乳房的根处。「啊呀——啊——」闫秀玲发出一声极惨的叫声,老黑拿开烙铁,一层皮被撕下来,闫秀玲洁白的乳根处出现一个黄黑色的烙印。

  老黑将烙铁丢到水桶中,「滋」地升起一层白烟,老黑用铁片刮去那层乳肉,丢到火盆中拿起另一块烙铁,走到她的左侧,老黑阴笑着拎起她左侧的乳头,将烙铁重重摁在她洁白左乳房的根部。

  「啊——啊——」疯狂挣扎的闫秀玲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她再一次昏死了。
  一块木头塞进闫秀玲的屁股下将她的阴部挺起来,冷水泼醒她。老黑再次拿起一块三角形的烙铁走到闫秀玲被撑开的下身,对准她的两片大阴唇上方的部位按了下去。「吱」的一声,烙铁按在她的阴蒂上。

  惨叫声冲天而起,闫秀玲的两条被分开捆着的大腿痉挛着抖动着,她的小腹一收,一股液体湿润了烙铁,冒起的白烟中带着一股血腥的骚气,老黑知道闫秀玲的小便再一次失禁了,拿起烙铁,闫秀玲的阴部一片焦黄,阴毛被烧得乱七八糟向上翻卷着。

  看着昏死的闫秀玲,老黑好想有一种即痛但又不使人马上昏死的刑具。
  一名打手出了一个主意,他将三股细铁丝拧成一股,像麻花样但是前端有三个尖头,然后又将这股铁丝在砂盘上一磨,使之粗糙,接着闫秀玲又被弄醒。
  「闫秀玲,把城防图送到哪里去了?!接头人是谁?!」

  「——」老黑扯开她的两片受过刑的阴唇,找到了那个细小的尿道口,将细铁丝对准她的尿道便插了进去。

  闫秀玲的嚎叫声同时响起,血水混着尿水从闫秀玲的尿道内激射出来,老黑拧动着插在闫秀玲尿道内的细铁丝,拖拉出来再猛插进去,闫秀玲的惨叫不绝于耳,到后来似乎全是血水了。

  「我说,是马力!城防图送给马力了!」闫秀玲终于挺不住了。


                 3

  马力是临沂柳琴剧团的台柱子,不但人长得特漂亮,扮相更是绝美。一口拉魂腔唱的行云流水,余音绕梁,迷倒了不少临沂城的达官贵人。刚才接到上级通知,闫秀玲被捕了,要马力赶快撤退。马力决定,演完这场戏后,明天就立即撤退。

  卸完妆,马力回到了家里,男人孟祥生往济南送情报还没回来。管他呢,明天就要撤退了,今晚一定要好好洗个热水澡。

  马力脱光衣服,赤裸裸走进浴室,她在大镜子前停下脚步,镜子里立即出现了一个大美人,这美人身材苗条,凹凸有致,婀娜多姿,丰满的乳房彷佛等待手去搓揉。女性美也在下腹部上,有缓和起伏的下腹部,下面是丰满有弹性的大腿,中间形成黑色的草原地带,散发出能使任何男人瞠目的性感气氛。马力对自己的美丽很满意,这些年来,她利用自己的美色,周旋于他们之间,为党取得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

  侧身时更显示出女性的美感,向前突出的乳房,没有赘肉的腹部,从背後到腰和屁股形成的S形的曲线,好像把其他部份的肉完全集中一样的丰满屁股。
  马力急忙抬起身体,用双手盖住乳房,环视空无一人的浴室,心在跳,轻轻抚摸乳房时感到特别的润滑,把注意力集中在下半部时,感觉身体内一股欲火在燃烧。这时想起在杂志上看到女人丰满的屁股,在双丘的夹缝中沾满蜜汁发光的花瓣。「啊!又湿了。」马力淫乱的闭上眼睛。

  马力照後身时,发现屁股下面有光亮,弯下身体挺高屁股。在镜子里出现了使马力自己都惊异的淫荡光景,从两个丰满的肉丘之间,露出四周有黑毛围绕的花瓣。

  她忍不住产生和照片中的女人比较诱惑,分开大腿大胆的弯腰,对着镜子挺出屁股,这时从肉缝里流出液体,是她的淫液,从镜子中看到的阴唇,淫靡的程度绝不输给照片中的女人。强烈的羞耻感使她全身产生火热,同时也产生情欲念头。

  马力忍不住伸手到胯下,用手开始缓慢抚摸裂开的花瓣,从中间流出淫水,沾湿周围的阴毛和大腿跟。马力对自己淫荡模样感到羞耻,但同时也陶醉,用另一只手抓紧乳房,玩弄勃起的乳头,花瓣向左右分开,露出里面鲜艳的阴道,兴奋促使马力用手指沾上流出的蜜汁轻轻抚摸阴核。强烈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传遍全身,马力忍不住扭动丰满的屁股,这时候镜子里的雪白丰满的双丘也开始左右扭动,失去紧缩力而张开的花唇之间流出的淫水,黏黏的形成一条线滴下去。
  这种姿势不是很舒服,但是看到镜子手淫的媚力,使她顾不得痛苦的姿势。
  马力觉得用手指抚摸敏感的阴核已经不能满足,为了寻求更强烈的刺激,她把手指插入窄小的肉洞中,中指和食指,两只手指进入肉洞里的第二关节,然後在里面旋转,欣赏洞口扭曲的模样。然後开始抽插。

  就在这个时候,蒙胧的视线看到意想不到的东西。那是棒状的黑色物体,好像是男人的阳具。她想起来了,是自己男人孟祥生上次送情报回来给自己买回来的。

  「插进去吧,孟祥生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她很不知道,孟祥生已经被捕了,且已经叛变了。

  马力对自己的企图感到惊愕,可是愈想打消念头,愈是觉得充满吸引力,变成强烈的冲动。

  马力拿起黑色棒子,这棒子和孟祥生勃起的肉棒不同,有冰凉的感觉,形状和肉棒一模一样,但要大得多。这些年来,插入马力阴户里的真肉棒不少,但都没有这根家的粗大。

  马力把棒子对正正在挺起的乳头,立刻有一股强烈快感传入脑内。马力肉洞里感到骚痒,好像要求棒子立刻要插入,她已无法等待。

  马力想分开大腿从正下方插进去,可是又无法克制想看进入体内时的淫荡样子,又采取对着镜子挺出屁股的姿态。分开双腿,臀部稍许往下沈,露出微微露出嘴的阴户,四周围的阴毛沾上蜜汁发出光泽,用左手抚摸阴核,用柄的端部正对肉洞口。并不需要多少力量就可以插入,淫肉紧紧缠住黑色的棒子,随着插入的动作和棒子进仕肉洞里的光景,可以说是淫荡极点。

  马力把黑色的棒子插入到自己雪白屁股的中央,感到兴奋的模样,怎麽样也不像是舞台上的那个高雅与智慧妙人儿。随着欲火高涨,马力产生了像小孩子瞒着父母作坏事时的那种淫靡快感。

  马力忍不住开始作活塞运动,插进去,拔出来,逐渐加快速度。「啊!太好了……」马力口中开始呻吟。

  就好像有人在奸淫的感觉,使马力的快感加倍强烈。马力把棒子拔出来,阴唇随着黑色的棒子向外翻,同时有淫水流出,顺着阴毛滴在地下。马力很快的感到站不稳,就站在地下,淫秽的分开大腿,从前面把棒子插入肉洞中。

  「啊!啊!」全身像波浪一样起伏摇动,脑海中出现是男人巨大的肉棒,紧紧抓住这个幻觉,马力的手加快速度迎向将要来临的高潮。

  「啊!啊!」马力大叫一声!整个动作突然中止了。「真好!」她口中慢慢吐出娇吟!

  马力坐在地上,正在品味着高潮的余韵,突然门被踢开了,老黑带着一群人闯了进来,马力就被全身一丝不挂地捆绑起来。

  被捆绑结实的马力堵着嘴被拖进了阴森的刑讯室,一进刑讯室,几个打手先将马力的双手反绑在背后,两只手腕交叉捆在一起后不是下垂放在屁股处,而是手腕在背后交叉捆紧后往上提,绳子绕过脖子后再回到后背将捆紧的双手向头部拉紧固定住,这样她的双手不能像一般反绑似地可垂在后背左右动弹,而是被绳子紧紧地捆在背部上方交叉固定住,一点也动弹不得。她的头无力地垂倒着,丰满的乳房由于双臂吊在身后而极端地向前挺出。

  老黑仔细的打量着她,马力太漂亮了,浑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细腻,没有丝毫瑕疵。小腹平坦结实,胸前高耸着两只浑圆饱满的大乳房,有如刚出炉的热白馒头,是如此的动人心魂。纤细的柳腰,圆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无比,性感过人,远比一般女人丰腴。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是那么浑圆平滑,真让男人心神晃荡。而最迷人的还是她的下身,马力那两条洁白的大腿根部的阴毛长得很密,又黑又亮,象马力这样的美艳十足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不想奸污呢?又有哪个男人不想跟一个大屁股的美人做爱呢?

  老黑忍不住就上来在她的乳房上摸搓,引起不由自主的叫声,穿在杠子上的身体想躲闪,却毫无办法。

  老黑恶狠狠的说:「马老板,大美人,原来你有机会作我的相好,你不干()。现在我要你做我的奴隶。」

  「你休想!我是不会屈服的。」

  老黑分开马力的阴毛,阴毛丛中那浅黄色淡淡的两片阴唇正紧紧地贴在一起,几似看不出这中间还有一道裂缝。

  老黑淫笑着伸出两根手指楔入那两片闭紧的肉唇中,捏住那粉嫩的大阴唇向两侧翻开来,露出她娇艳红嫩的阴道前庭,老黑的手指淫笑着在马力的两片大阴唇的内侧面一遍遍地搔刮着。

  刑床上的马力终于哽咽出声,一颗颗斗大清亮而又晶莹的泪珠从她香腮边滴落。老黑的两只手又捏住了马力那阴道口又薄又小又滑的两片小阴唇慢慢地拉开来,那一个年青马力儿又红又嫩又娇柔的阴道露了出来,一层薄白的筋膜盖在马力阴户的前方,老黑一看就知道那是马力的处女膜,一声淫秽的笑声中,老黑解开裤带将他的阴茎再一次显露出来。

  老黑爬上桌,露出那早已青筋暴露的巨大性器,用手分开马力那粉红色两片阴唇,凑了上去。

  才一压上去马力就明白老黑想对她做什么,突然两条柔嫩的粉腿踢蹬起来,使老黑压下去几次都没能插进去,老黑急了命令打手在两侧紧紧按住马力的两条玉腿的上侧,一名打手则按在马力的两只乳房上,老黑此时早已急不可耐,他将马力的两片阴唇翻开将肉棍对阴唇下的红洞,腰部猛一用力,向前一挺插了下去。
  啊——啊——马力的阴道一下子被塞的满满的,,痛苦的惨叫起来,一股殷红的处女血顺着插进拔出的阳具流了下来。马力的两条粉腿的肌肉在哆嗦,破处的痛苦使她泪流满面。她被扣在两侧桌脚上的两只手拼命想抓住什么。那个按着马力两只乳房的打手在马力的柔软的乳房上肆意的捏弄起来。强烈的刺激使得未经人事的马力竟「啊——啊——嗷——」的叫了起来。

  老黑的两条腿跪在马力的两条嫩腿上,他压下去「哧哧」地喘着粗气下体一波波地挺动着。鲜红的血水和那清亮粘稠的淫水从马力那两片紧贴着老黑肉棍的缝隙中流出来。随着老黑的挺动,马力洁白的肉体一阵阵晃动着,马力痛得咬紧了下唇,泪水和汗水已将她的发际渗湿,破瓜之痛本就难忍何况是老黑如此的撞击,在撞击了几十下后,马力似乎再忍不住下体撕开般的巨烈疼痛,「啊——啊——」地惨叫起来,她用头撞击下方的铁床似乎这能减轻她下体的痛苦。

  老黑像一部打洞的机器足足插了有半个多小时。蓦的,他大叫一声,并死死的按住马力肥白滚圆的屁股,全身一阵哆嗦,「噗,噗」的将精液射进马力的子宫里。老黑大声喘息着拔出沾满血污的阳具,大量的阴精、和着血污及腥臭肮脏的精液顺着马力的阴唇和阴毛,滴滴答答的流在铁床上。

  老黑提上裤子,对打手们说道:「这女人是你们的了,使劲干()她。」

  刑房内立刻传来了一阵阵男人的喘息声和马力凄惨的哀叫声,看样子这些性欲旺盛的大汉弄得她好受不了了,老黑发出了会心的一笑,那马力的阴道又干()又窄,当然容纳不了大汉们粗壮的阴茎了。

  大约两小时后,马力像死了一样挂在大字架上,长长的秀发紧贴在她的脸上,赤裸的玉体布满了汗水,老黑向她的腿根部看去,马力浑身上下沾满精液,丰满的乳房青紫斑斑,由于疼痛而剧烈起伏着,她的阴毛被那分泌物和红白的污物粘成一团团的,看样子是两名大汉将她的阴道弄出了血,血正浑和着污物从她阴道内不停地粘粘地流出来。

  马力淫荡光溜溜白嫩嫩的身子,慢慢在条凳上躺下脚仍放在地上,两条修长丰满的玉腿并拢侧放在条凳一侧。丰满挺拔的巨乳即使躺下也还是小西瓜一样那么圆滚滚、沉甸甸,拿来一捆绳子,把马力的两臂从旗袍袖口褪出来,把她纤细的玉臂在条凳下面捆紧,再把她的双腿分开从凳两边拉到条凳下面用绳一个打手子捆紧,并把手脚连在一起。

  「你看看,如果早从了我,不去和那个共匪孟祥生去好,也不会闹到今天!
  不过,你那个男人可不像你那么死心眼,他可什么都说了!「老黑淫亵地用手扳过马力愤怒的俏脸,一摆手:」把孟祥生带上来!「

  孟祥生几乎是和马力同时被捕的,这个家伙太没有骨气,特务们只用了几种刑法他就招了。他看到马力被折腾成这个样子,十分心疼。他懦弱的走到刑架前:「马力,说了吧,我们挺不过去的。」

  马力看着自己这个没有骨气的男人,气得嘴唇直哆嗦,「呸-」一口吐沫啐到孟祥生脸上。

  老黑左手托起马力的右乳,「好,够硬!巾帼英雄,比男人还强,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刑法毒!」

评论加载中..